• <input id="cuioa"></input>
  • 挺进美女邻居雪白肉体,英语老师掀开裙子让我桶,轻轻的挺进少妇的体内

    老鐵道兵評《峰爆》:英雄出自凡人 平凡也可偉大

    電影資訊人氣:995時間:2021-09-22 08:23:10


    “洪翼舟,你知道你上去很可能下不來了嗎?”


    “知道,但值得!”


    千鈞一發的時刻,電影《峰爆》中的小洪決定冒險去懸崖上的山洞放置炸藥。他堅毅的眼神和果敢的回答,讓我有些暈眩,腰上的疼痛也隱隱傳來。


    “值得!”這兩個字簡短有力,讓我回想起四川宣漢鐵道兵第七師33團參建襄渝鐵路的場景。今年的迎新座談會上,作為“光榮在黨50年”紀念章的獲得者,我也曾受邀講起那段歷史。


    1969年,“三線”建設重點項目襄渝鐵路正值建設關鍵期,指揮部決定大干200天。襄渝線上許多地段上傍懸崖、下臨深澗,為了運送物資,我與指戰員們扛著重達百斤的裝備,拼了命地往山上爬。上千個臺階,數十道急流,我們的頸椎被壓彎變形,腰背痛讓人無法入睡,干活時總咬著后槽牙的牙根嚴重外擴。炸山開路,有時炸藥供不上,我們就用土法自己制作,有一次崩裂的碎石割傷了我的后腦勺,戰友們給我簡單包扎后,我們就接著拼命干。血水滲著汗水,都被我們埋進了那條戰線。


    許多隧道口就開在陡崖上,離山腳六七百米,中間是幾近90度的陡坡,我們硬是把保險繩一頭套在半山腰的樹上,另一頭系在腰間,手心攥著汗,緊緊握住麻繩。吊在懸崖溝壑間的我們,用大錘一點一點砸出隧道口。吃飯的時候,一直抖動的雙手連碗都端不住,手上的骨頭都磨得露了出來……



    可是,誰讓我們一開始就存了志,寧死也要一往無前呢?


    半個世紀過去了,“加油干呦,嘿呦嘿呦,敢叫機器背過山呦,嘿呦嘿呦”的口號依然順口,即使身體落下許多難以根除的傷痛,但那時不時從神經末梢傳來的清晰痛感,依然讓我對鐵道兵的懷念只增不減。


    我這一生,為曾經參建過國家重要工程倍感值得和無限光榮。


    電影《峰爆》里,項目經理丁雅珺在暴雨中對著工友們喊話:“隧道毀了,我們再把它挖通,橋梁斷了,我們就再把它架起來,大不了我們再來一個十年!”影院里的啜泣聲,讓我再也無法繃住,眼淚奔涌而出?!斗灞分卸⊙努B和同事的決心我感同身受。隧道建設充滿了不確定性和危險,涌水、泥沙流……即便這樣他們也苦苦堅持了十年,一個人的一生能有幾個十年?每一條隧道都承載著無數人的心血,車輛穿過隧道的只是一瞬,卻凝固了建設者為之堅守和奮戰的日日夜夜。但災難來臨時,當人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時,他們會義務反顧地選擇救人。大不了,重來。這就是我們的信念。



    英雄出自凡人,平凡也可偉大。我們這支隊伍在解放戰爭的炮火中誕生,在保家衛國建設國家中全力以赴,架橋鋪路助力國家快速發展,搶險救災中赴湯蹈火,捍衛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上世紀60年代撲滅大興安嶺森林火災,1975年搶修京廣鐵路,1976年在唐山大地震中受到中央軍委的通令嘉獎……這個夏天,河南大暴雨中的奮力搶險也有鐵建人的身影。從曾經“鐵路修到哪里去,我們就跟到哪里去”到“哪里有危險我們就去哪里”,歲月流轉、山河巨變,“鐵道兵”的精神始終未變,用實際行動演繹著“中國式救援”。


    作為一名老兵,我和電影中的老洪一樣,雖已退休但總不服老,也一直糾結時代“不需要我了”,總愛提起往日,給后輩們講“當年”。令我倍感欣慰的是,兒子已是“鐵二代”,孫子常常戴著我的勛章有模有樣地模仿我講給他的故事……我們這個小家就是千千萬萬鐵道兵家庭的縮影。



    兵改工后,鐵道兵退出歷史,“鐵道兵”的精神在賡續綿延。今天的中國鐵建依然擔負著國家建設的重任,這支被朱德總司令稱為“人民鐵軍”的部隊仍然在“不畏艱險、勇攀高峰、領先行業、創譽中外”的企業精神中目無艱險、力戰不退,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提供著堅強而可靠的支撐。初心未改,精神不滅。


    (劉婧整理,圖片出自電影《峰爆》)


    作者簡介


    陳華根,男,71歲,曾參與過襄渝鐵路、大秦鐵路等多條國家重要鐵路建設,因工作成績突出,曾在鐵道兵第七師33團榮立“三等功”。


    本站所有視頻和圖片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并不提供資源存儲,也不參與錄制、上傳 若本站收錄的節目無意侵犯了貴司版權,請發郵件至123456@qq.com (我們會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侵權內容,謝謝。)

    ? 2021 京ICP備888888號

    挺进美女邻居雪白肉体是免费视频网站,挺进美女邻居雪白肉体.英语老师掀开裙子让我桶视频在线播放-轻轻的挺进少妇的体内在线视频免费观看等一切实用资源的综合影片网。还等什么,赶紧加入我们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